欢迎光临【恒菲环球投资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不可避免地会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06-24 浏览:作者:admin

        实际上,何燕2013年被刑事拘留后,国腾电子于2014年4月改名振芯科技。对于更名的目的,其董事长莫晓宇也曾向媒体表示,“何燕出事以来,社会舆论哗然,何燕作为我们的控股大股东,不可避免地会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
 
  何燕的生活并未因其被刑拘就变得平静。2017年2月9日,尚在服刑的何燕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起因是有报道称何燕再度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何燕说明是否存在再度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事项。
 
  振芯科技2月底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国腾电子告知函,何燕持有的国腾电子51%股权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冻结,冻结期限自2017年1月11日至2020年1月10日。对此,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未给出冻结详情,只是列示为“司法协助”,但冻结于2017年4月13日就被解除。
 
  何燕为何频频遭遇司法纷争?早在4年前,《新京报》报道何燕案发,或许跟其控制的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非法圈地有关。振芯科技确实有一桩“拿地事件”:2011年3月,振芯科技使用超募资金8000万元在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购置约25亩土地,建设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园;2012 年,振芯科技支付购地款及用地指标费、交易服务费等共计8580万元;2014 年12 月,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采取补偿形式收回这25 亩商业用地使用权,公司获得补偿款总金额为 8663万元。
 
  两年间,振芯科技用超募资金拿地又被收回,中间实控人被抓。实际上,振芯科技上市募资5.6个亿,主要是投资5个项目,2013年这5个项目建成投产。
 
  令市场失望的是,上述5个项目只有一个项目勉强能够达成每年的预期效益,其余4个项目自投产至今,没有一年能够达成预期效益,这也就难怪振芯科技业绩遭遇过山车。
 
  “那块地在南边,我们后来在西边买了一块更大的地,一共130亩,用来建厂!投资的项目没能完成当期预期效益很正常。”上述董秘办人员如此解释,但他坚称不了解何燕的案件:未见过何燕,并表示何燕更像是上市公司初始投资人。
 
  

相关文章:

炒房者如何应对房地产泡沫变大
皇冠现金开户:完善环境保护和环
离不开陆家嘴金融城各方面的大力
为了对接深圳“东进战略”
大部分项目单位财务制度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