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恒菲环球投资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该顶住的时候就得顶住
发布时间:2017-10-06 浏览:作者:admin

  从北京南站奔到副中心,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当天夜里11点,王飞就开始工作了。“记得当时是组织底板验收,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验,一块底板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就知道,这个工程的质量要求特别严格,必须赶紧适应。”
 
  南方人第一次到北京,夏天的高温还不可怕,王飞说,他最不适应的是北方的冬天,空气干燥,人总在暖气屋子里呆着,他的皮肤在去年冬天出现了一个多月的干裂。
 
  以A2项目的玻璃幕墙吊装为例,从结构施工开始,王飞就会格外注意,提前定位的幕墙埋件,在位置、平整度、高差上是否精准。“因为,埋件预留得好与坏,是漂亮幕墙的根儿,只有定位精准了,才能为后期幕墙实施吊装时提供基础保障。” 第二步,是对幕墙转接件安装的把控。“一个萝卜一个坑。”采用构件法安装的玻璃幕墙,一个单元构件后面有4个主要连接点,质量员需要确认,连接点中的每一个都和结构施工中预留的埋件精确匹配。然后,才是单元构件的安装。
 
  “说句心里话,质量经理真的有点儿两头难,因为质量跟进度、施工是一种打架的关系,保质量的话进度肯定会稍微延缓一点,而进度慢了若影响了工期,施工队伍也不干。”王飞说,他总是告诉团队中的质量员,想要处理好这种两难关系,就得在施工过程中多管理、多参与。“老在空调房里呆着,肯定管不出好质量。”
 
  平日说话时,王飞总是笑嘻嘻的;然而,和他打过交道的工友们都知道,只要进入工作状态,这位质量总监绝对有一说一、没有交情可套。“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在A2项目,我还行使过‘一票否决权’。”王飞记得,那是1号楼首层底板施工的时候,按照要求,预留的幕墙埋件的误差范围不能超过2厘米,可他检查之时发现,有一处的埋件偏差超过了2厘米。鉴于当时工期较紧,就有人提出偏差大就大一点,能否等到后期再补救;然而,王飞却坚决不同意,直接使用“一票否决权”,让工人们重新做。“当时说‘不’的时候,压力也很大;没办法,我就是来做这个的,该顶住的时候就得顶住。”
 
  “人这一辈子,很难遇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工程。现在想来,我很庆幸当初接受了这个任务,从宜兴来到了北京,来到了城市副中心。从施工进度、施工管理到冬施抽检,在这里我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真是来值了。”“空调房里是管不出高质量的,只有到了施工的第一线,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好方法。”说这话时,北京建工集团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A2工程的质量总监王飞,刚从工地上走了一圈回来。质量员,就是一个工程的质量“守门人”,而作为质量总监的王飞,不看交情地行使着“一票否决权”,为的就是能建出一个百年好建筑。
 
  一张圆脸上,架着一副窄边眼镜,说话时语速不疾不徐,发出“儿”的尾音时还会把舌头卷起来。“您不像是北方人呀。”见面第一眼,记者就感觉对面不像是一个在北方生活了多年的人。
 
  “对,我是江苏人,这是第一次来北京。”说起家乡,王飞先是不自觉地露出了牙齿,没一会儿又沉默了下去。
 
  “大家伙儿都知道,这位是我们从宜兴临时‘借’来的‘智多星’。”项目书记介绍,由于A2项目体量大,质量员人手一直不足,一位质量员日常要做其他项目三倍的工作量。2016年下半年,随着副中心提出要按照鲁班奖的质量安全标准组织施工行政办公区,项目部临时申请,才等来了这位生在南方、工作在南方的质量总监。“因为他上一个项目——宜兴文化中心就是一个鲁班奖工程,申报工作都是由他负责的,很有经验了。”
 
  “领导一开始和我说时,我也犹豫过,可后来一想,既然这里需要我,那就来吧。”2016年9月24日,宜兴文化中心工程正式完工。10月3日,国庆假期开始刚两天,王飞就坐上了从宜兴到北京的高铁列车。“列车驶出车站的时候,我把背包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女儿给装的零食,挺没出息的,一下子就哭了。”
 
  

相关文章:

当地中介忧流失客源中国投资者网
大部分项目单位财务制度健全
为保护投资者权益
激活制造业投资动力 因城施策促
一直是共享单车发展面临的问题